当前位置: 首页 > 瑜伽垫

我在七藏沟高反了

发布日期:2019-09-01 10:00:45 | 编辑:瑜伽减肥网| 阅读次数:
摘要: 七藏沟,这是一条目前国内公认的骨灰级徒步路线,海拔3500米至4200米间。她在四川松潘县境內,与九寨沟,黄龙相邻。10月21日,绿野河北任丘11人包车驰往。经过3天3夜连游带赶,于24日早上8点赶到松 ... ... ... 我在七藏沟高反了
七藏沟,这是一条目前国内公认的骨灰级徒步路线,海拔3500米至4200米间。她在四川松潘县境內,与九寨沟,黄龙相邻。
10月21日,绿野河北任丘11人包车驰往。经过3天3夜连游带赶,于24日早上8点赶到松潘县川主寺镇安备村阿吾[当地人念:翁]沟起点,也就是七藏沟的起点。与提前联系好的马帮向导扎拉会合。重装上马,轻装行走。这里的海拔已在3500米以上了,我脚下有些轻飘飘滴感觉,但看到朝霞拨开晨雾在身边绽开,精神为之一振。

全体来张合影,兴奋滴像猴子一样躺着的是我们此行领队,叫倚舟笑沧海[老友],自左向右依次是冰火、追梦、清漪、小魔女、本人[云哥]、快乐的自由人[自由姐]、梦中的远方[万哥]、江月、春藏[大春]、倒骑蚂蚁。

我们的两位女侠也与这位藏族帅向导来一张。
一入沟,一条欢快奔腾的溪河迎面扑来。溪水撞击着石块泛起浪花,又打着旋向下去了。



扎拉

\

告诉我们,昨天一直下雨,晩上还很大,河水很猛。哈!这正是我们人品大爆发,能看到更美的景色了。





蓝天下白云飘动,彩林中溪河奔流。



耳边的水声时而高昂,时而低缓,如同诉说着七藏沟曾经的辉煌和磨难。



一路在上升,时而过桥涉水,时而踩趟泥泞。



这是一段较大的攀升,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,泥泞湿滑。

但移步换景,美景连连。几只叫不上名来的彩鸟竟在我们面前走过。

牦牛先是瞪了我一眼,然后大摇大摆而去。

自由姐考问大家,此树怎么断滴?她是胸有成竹了。

摄影师万哥被“色诱”如此。

蚂蚁露出最纯真笑容,陶醉啦!

大春全神贯注于脚下,一脸严肃,不再逗贫了。

“危难时候显身手”!老友自持穿高档防水装备和惊人“猴功”,爱心大泛滥,前帮后扶,左拉右抻,把我们都送过危险水域。超喜欢呦!美驴们“秋波”奉送。





经过大约7小时行走,下午3点我们到达海拔3500米的鱼海子营地。雪山遥指可点了。



扎营,刚刚打开地席,劈里叭啦一阵响。娘呦!下冰雹了。阿翁!阿翁!一路上你笑脸相迎,咋一到营地就给“下马棒”呢?顾不得给您叩头了,赶紧支帐蓬。好在不生疏,一会就支好了。先避避您这下马威吧。

风雹雨折腾了约一小时,总算过去了。此时,气温骤降.扎拉点起了篝火.我与清漪小魔女去拾柴.蚂蚁老友忙乎着做饭.



苍穹之下,月儿清挂,氤氲飘浮。



雪山一端该是仙子们起舞翩翩了吧!

哈,不是起舞是我头晕。
“头疼吗?”蚂蚁问。
“嗯,有点”我答。
“来,吃片散列通,这个治高反头疼有

\

效”蚂蚁说。
吃过药进帐休息,不冷。可怎么也睡不着。这也是高反的一种症状。好在带着安定,起码迷糊会,明天还有重体力活呢。
夜深了,帐外风声猎猎,似千军万马奔腾!清晨,出帐一看,哇!结冰啦!

抬望眼,朝辉泼洒在雪山顶上,似镀上金甲。

阿翁好给力,好天气。约8点半,我们起程,去朝拜被当地藏民尊为圣湖的红星海子。
开始也一直是沿着奔流的溪河上升,但道路比昨天难上十分。泥泞湿滑不说,在一人多高的高原灌木中钻来钻去,极易走错路又耗体力。好在扎拉主动给我们向导。



约一小时后脱离溪河转入山甸。“在这山上有藏羚羊,你仔细看看”扎拉指着山上对我说。我把镜头拉到最大,可惜藏羚羊“隐居”了。



高原之山在阳光下更显巍峨,这么近距离体会她别有一番震撼。

一处干枯的湖泊,水泡时隐时现,草叶茂盛,当地人叫草海。五颜六色,似上帝不小心打翻了染料盒。



“翻过前面一个垭口就到了”扎拉手指前面一个大上升说。

望着眼前这个上升,我心里想,虽说过来路难走,但头晕头疼高反不明显,走这个上升应该可以。这时从对讲机中得知前面的老友、蚂蚁等“强驴”已快到圣湖了。加油!按照我自己慢升不停的节奏向上移动。此时我与清漪走在一起了。持续上升,多慢走也感到气不够用。正走中,听到远处扎拉骑马过来叫声,原来我们走错了,应该斜切下去了。真是“屋漏偏逢连阴雨”。
大约上升半个多小时登上垭口。嗯?怎么不见海子呢,是下降。下降之后还有更大的上升。这才是红星海子的垭口,海拨4200米。
“扎拉,攀上这个垭口要用多长时间?”我问。
“40分钟吧”扎拉答。
我看看表,现在已行走4个多小时近中午1点了。我决定立刻翻垭口与前面队友汇合,清漪决定等待已经看到的后面队友。



这就是路书中记载的红星海子垭口:翻越红星海垭口非常困难,坡度约70度,垂直高度400米。天呀!以后路书还应该写上,有的路段常年积雪,中午阳光把表层溶化,更加滑溜难走。这样路段在距顶端十几米处尤为增多。登山杖扎不下去,没有依托。我试了两次均因太滑而停止。侦察一下,在左边边上还有没化的地方,虽然坡更陡但手脚并用可上去。喝水吃糖深吸气,爬起,上去啦!看看海拔4274米。好像更找不到氧气的味道了。
平缓下降行走约几百米,一幅惊世画面铺展在眼前——红星海子。


直到今天,我每每看到她,心中总会激动不已。



湛蓝湛蓝的海子荡漾在皑皑白雪山脚,白云飘浮,一会儿融入雪山,一会儿汇入海子。



请准许我用好友蓝杉客专门为此图创作的诗篇来歌颂吧。
因为高远,所以圣洁。
因为有梦,所以神往。
蓝天,守望在雪山上空,
似卓玛清澈虔诚的双眸;
白云,缭绕在她的身上,
犹如母亲手中洁白的哈达;
在令人震撼的湛蓝中,
脚步轻盈,灵魂宁静;
在这里,可以用心灵触摸天堂、、、



挥挥手我难说再见,我也用几句小诗告别您。
再见吧,红星海子!
虽然身躯离开了您,
但灵魂在这里洗涤。
任日月转换,斗转星移,
永不磨去您的踪迹。



回来的路上虽说是下降多点,但我已是精疲力尽了。好在扎拉在此之前返回营地,牵来三匹马,我们几个轮流乘骑。只有老友、蚂蚁两位有着丰富高海拨经历和超强体力的强“驴”走了下来。看看老友在夕阳下拾到的“大金矿”。

连走带骑来回9个多小时,我回到了鱼海子营地。(单程记录):

此时千言万语就是一个字:累。钻帐休息。
“云哥,过来吃东西”原来是自由姐、蚂蚁做好了饭,叫我。挣扎着起来,喝水、吃饭,可怎么也没胃口,吃不下去,胃口像堵块石头。
“这也是高反,实在吃不下不要勉强”自由姐告诉我。
蚂蚁、冰火见状把一瓶葡萄糖水让我喝了。老友又拿来一瓶氧气让我吸吸。我还是老老实实躺着吧,高反了,不能叫劲。
“云哥,喝点这个”“这个要边搅边喝,抗高反”自由姐、蚂蚁给我送来一盆热糊糊的粥。后来我才知道,她们见我高反,去问扎拉。扎拉拿出他的专门抗高反的食品。现在回味,有酥油茶的味道,边搅边喝是因为里面有小颗粒,不知道是什么。反正喝后胃里暖融融的。舒服多了,再吃片散列通,迷迷糊糊,似睡非睡、、、“云哥、云哥!怎么样啦”突听到老友的叫声,原来是黎明时老友不放心我专门过来看看。“没事啦!”我答到。此刻又听到老友说“下雪啦,好美”。

清晨起来一看,果然是漫天雪飞,雾蒙一片。好一个阿翁爷爷,雨雾冰雹风都让我们感受一下您老人家啊。

“能走吗?不能可以骑马回”自由姐问

\

我。伸伸胳膊抬抬腿,虽然头还略疼,一切正常。收拾行装,走起。
9点半,天又露出笑脸。我们迈上回程。老友告诫大家,路是下行,相对轻松。但有一处悬崖泥泞湿滑,两处过桥涉水都要万分小心。此处省略几百字吧。
回程用了5小时到达阿吾沟起点,与接应车会合。哈哈!此时高反随风而去了。




【感谢老友自由人蚂蚁等照片】2015-11-6









本文链接:我在七藏沟高反了

上一篇:怒江旅游 美丽风景都在路上

下一篇:怒盖杜兰特单防断库里! 绿军绝境中靠他续命

友情链接:

大悲咒念诵 心经讲解 学佛

Copyright © 2017 瑜伽减肥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地图

苏ICP备18043008号